路在何方

10年第一次离开杭州跑到上海, 记得出发前夜, 同事们跑到中河中路海吃海喝一顿, 再跑到西湖边, 尼康的卡片机只能留下shen人的光影, 远山近水, 牙齿眼睛。然后记忆消失在那个夜晚,那些歌。

一年之后, 离开, 去个更年青的城市寻找梦想。 失败, 死宅在家,代码, 游戏, 啤酒, 泡面, tui废了一年又一年。

不想就这样废掉一辈子, 于是当老姐叫我去工作时, 那就出发吧。

从油菜花遍野的江南山村, 一个背包,一张车票。  当场景切换水泥森林, 我知道我到了。

在之前, 做了一份swot分析,

积极工作, 消极工作以及不去。   绝大多数朋友给我的是积极工作和不去。

然后, 在和boss的第一次会谈之后, 我选择了消极工作。  那是一种直觉,只是让我感觉面前的这个人并不是可以信赖的对象。

于是, 消极工作是我的选择。  我只要做得比别人好一点就行了, 这货不值得我去拼命,   工作并未看到前景, 而在可预计的几年内我还可以敲代码维挂生计。 而最后的结局是否也证明了主观意念最终会左右局势发展。

春未, 落樱氛飞, 每天下车后捧着早餐在间行走。 终于感觉自己活的像正常人了, 有份工作, 早9晚5, 也曾chongjing过就此安定, 计划着半年后买车, etc. etc.  却始终感觉缺失了点什么东西。 而这点, 直到前几天有个朋友半夜打了一个多小时电话, 最终删掉微信后才知道: 至始至终, 我只是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 没有目标。  是的, 并不是因为乐爱, 甚至并不是为了工资而去选择工作的,只是原来的生活方式我要改变, 所以我才选择了去工作, 在内心中, 我至始至终都不认为自己能够坚持。  于是, 在旅馆里面一个住了一个多月, 直到我姐一直烦着把我耳朵磨出茧了, 我才开始去租房。

作为一个始终不知道 自己想要的人, 我在工作之始却确立了几个目标, 接触社会,少碰电脑。

接触社会:  作为一个人情商极低的孩子, 我始终无法参透老姐口中说的办公室斗争。 但是感觉同的关系也y不那样吧, 至始至终没感觉到被利用的场景, 好悲衷。

少碰电脑: 要知道这东西有个高上大的名字叫工作啊, 而且这不是it公司。 所以我幻想着少碰电脑啊少碰电脑, 我要运动, 我要体力活!    可是作为我亲爱的老姐, 她居然让步老板把公司网站的改版交给我, 我真想确认三次。 这是工作吗?这是吗, 这是吗?   我是来工作的, 不是来敲代码的!!! 她的出发点是好的, 拿点东西镇场。 可是我需要镇场吗, 我那么胖, 往哪一站都是镇场。     任何事情都是有比较, 当白天的大好时光敲8个小时还比不上晚上敲2个小时时, 我不镇定了, 爱谁谁去, 要我干敲代码的事, 我就偷懒。

做公司网站始终不是正事, 更多的活在于所谓的工程师二字。 据说有两个方向, 摊开了讲一个是打印工人, 一个是不需要设计的设计师。   打印工人多好啊, 不用碰电脑, 都是体力活动, 过上两个月, 我一身的肥肉可以变成肌肉, 身价那是蹭蹭地往上涨啊。 于是我守在打印机房学习去了。  打印机的学名是叫uv打印机。   好学如我马上维基, 妈蛋, 这货是紫色线的英文, 怎么感觉皮肤这几天黑了好多, 白白胖胖还可以接受, 要是黑胖, 那画面太美我不敢想象。 墨水, 怎么这么臭, 我快晕了, 肯定会致癌吧。   赶紧地,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老婆还没找呢, 怎么能出师未捷身先死。    也许是我姐太想我干好, 我直接说这货对身体有害我不干后, 她居然不同意, 重复了无数次, 就差找出相关论文了。 这是全场唯一对她不满的地方, 钱, 时间的都无所谓, 关系身家性命居然也如此莫视。  也仅此而已。

持有为祖国再工作50年的激情, 我开始玩设计去了。  不用设计的设计师,两个技能就可 以秒杀天下了, 对色和抠图。   我的美好幻想又一次破灭了, 那么多构图的, 调色的, 修图的书白买了。 看着他们我只能在心中默念:一顿小龙虾, 两顿小龙虾。   于是, 场景如此: 技术主管和其实人只是把图抠出来, 加加背景什么的, 打印。 我在尝试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各种东西, 看着它们有些因为自己设计原因, 有些因为打印机性能而报废, 最后还得赶紧随便抠点图出来交差。    这里又可以回到与人接触的问题了, 当我在尝试着各种想法的时候, 旁边的技术主管一直会在旁边烦着, 这样不行, 那样不可能打出来的。 我选择了沉默以对, 没有任何沟通, 然后继续干自己的活。 我Y是来练气功的, 不是来学习与人接触的吗?!   好后悔, 当东西打出来时我应该狠狠地打他脸的, 这么好的机会我居然没有珍惜。

继续扯与人接触的。 这家公司有个奇疤的现象, 当boss走进来时, 所有的人都会扔下手上的活围在他旁边。 这时候boss要是弄个和腊肉一样的发型该有多符合场景, 我还是坚持相信虽然我姐也是这样做的, 这绝不是她的本意, 因为她是小秘啊, 工作职责所在,肯定是的。   这种时候看着旁边一圈空的位置好有孤独感, 我只能对自己说, 我只是不关于交际, 绝不是为了显示与众不同。  另一个问题是: 好像我接触过成功的老板都是和状况型的, 即使是伪君子型, 是因为这种人容易成功呢, 还是非这种人人家根本不xie于理踩我。

说起来, 这种混吃的等死的日子真的很适合养老。 可是我还没30啊(还有好几天呢), 更何况没有老婆, 又没有老婆本。 于是, 上进青年白天上班, 晚饭上接客, 每天3点睡觉, 8:30起床的作息终于让我崩溃了。这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