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义乌的房子要交钱了,只能先筹钱完成这事。明年再去告那垃圾。

深圳的公司在注销进程, 应该快结束了吧。

和**说了一下这些事情,于是,呵呵, 不再联系,是怕我问他借钱吗? 真是塑料友情。

关注了N个月台湾九合一选举, 韩国瑜不管治理能力如何,但是他一路走来也给我带来了信心。 他说过为什么要选择什么类型的朋友,那么什么人也继续交往吧,心态要改变。

我怎么能怪他

一直联系不上我“堂哥”, 也联系不上他的其他家人。  我爷爷奶奶那边的说法是三个多月没打回来了。  好不容易通过其它办法拿到我“伯伯”的新号码, 打通后叫我爸千万别和我爷爷奶奶说。 结果, 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回头就把这信息告诉我爷爷奶奶, 然后他们改口:最近都有联系的, 呵呵。

前天联系“伯伯”, 和他说我们去深圳, 叫人带我们去他儿子那里。 这货找各种借口,明显是串供过的来敷衍, 那么我只能和他说, 如果家里不能解决的话, 那么我只能把“堂哥”送进监狱。

既然这货帮他儿子隐藏的话, 那么只希望借助爷爷奶奶能够帮忙说句话。 于是让我爸去和他们说:我们是希望爷爷奶奶说一下,“伯伯”能够带我们找到我“堂哥”,家里的事情直接家里解决,不要弄到法律。

我爸答应的很好,于是他跑我爷爷奶奶家去了。 过了一会儿我妈不放心也去了, 结果她在进门时听到我爸说:这些事情我会瞒着他们的(指我们)。。。。 我奶奶说:我在电话里骂我“伯伯”, 我爸, 作为全程听到前天电话的,遇到这种恶人先告状, 居然什么都没反驳。

我反正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我欺骗我和我妈瞒着这些事情。 已经和他说的很明白, 希望能够找到“堂哥”, 如果一直联系不上只能送他进监狱。 这都是在计划上的事情, 是觉得我们会因为联系不上而放弃吗?

后来,我也去了爷爷奶奶家, 我妈和我说了这些, 我进去问我爸:叫你说的说了没有? 然后对我妈说: 那你说吧。

于是我妈只说了,叫我爷爷奶奶给“大伯”打个电话,让他带我们找我“堂哥”, 找到了他们自己两个人的事情。 就这样, 因为我奶奶厌恶的表情, 重复了两次。 于是,我奶奶就开始: 那我去死了算了。 呵呵

后来:她居然说的是怪我爸太勤劳,导致了这些存款。 嗯, 不怪他大孙子欺诈, 怪我们有钱。

她的小孙子已经在监狱里了, 大孙子也要被我送进去了。 虽然如此地偏颇, 但是真有生老病死, 我还真不能理她吗?

只可怜我爸,一次次地做事情不经大脑。 就算我妈偷了他的钱被骗,但是我总是站在尽可能要回钱的立场吧, 十足的猪队友。    本身损失了钱已经够可怜了,爷爷奶奶又如此不公平地对待他。 我能怎么办, 又不能骂他。

9

去年9月, 被一个贱人被骗了几千块钱

今年9月, 我妈偷我爸的钱借给我堂哥确认拿不回来了。

这半年来我不知道劝过她多少次, 也和他说, 她是不可能还给你, 要直接找我大伯。 

对我妈已经绝望, 让我生气的, 当今天有人把我堂哥在诈骗的传单贴到了乡政府。 我在想尽一切方法地想挽回损失, 我爸的态度实在让人心塞。

我和他说他的行为是偷, 他说不要用这个词

傍晚我妈回家,我逼问她, 钱还能不能拿回来, 他给我一个不知道什么的眼神。

我说让爷爷奶奶知道, 他反对。

我说不行只能走法院, 他反对。

一个贪婪, 一个懦弱。

晚上去了爷爷家, 我表明:不管我妈在外面借了多少, 那不关我的事, 我只代表我爸希望他们可以帮忙把我爸的钱交涉一下。  结果呢, 我奶奶说了两次早晚会还回来的, 然后尿遁了。

他妈的, 我爸每天都要跑下去请安的,结果她连金额什么也不问,就几句敷衍的话。 不奢求同情, 但是做为长辈的连公平都做不到, 那我还尊敬个屁。

人生就是悲剧。

2017

最后一天, 笔记本进水, 嗯, 这很2017。

拆机,受困于几个卡扣抱怨了设计的不合理, 把它扔一边, 就这样放弃。

时光飞逝, 我终变成了原来自己所不喜的人。 在抱怨着失败,却又同时在一次次半途而废。 诚然,外因,他人是因素, 但是我可曾静下来认真地思考自己的不足?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而我依旧自我感觉良好。

吾日三省吾身, 犹记得初中班主任说的这句话。但是我只做到了一年省一次, 次次在岁末。

太累

团队在做并没有比一个人玩轻松

我应该怎么让一个一直在工作的好员工有一种创业的感觉, 而不只是按步就班。

太累,这样坚持又是为了什么呢。

那就这样吧

从深圳飞到上海, 想给她惊喜, 想陪着她。

于是, 我得感恩她在百忙之中赏赐时间陪我去酒吧。

回来后我继续把自己灌得烂醉,宿醉, 直到早上, 头痛欲裂, 到现在。

No hope, 如此自我的一个女人, 知道我要来, 专门为她而来, 却只是不停地在安排自己的游玩, 约会。 只保持暧昧。我想这只能意味着她在行动说不愿意见我,  那我继续犯贱又有什么意思? 我她妈的谢谢你在百忙中之中见我一面吗?

顶着初冬的冷雨在街上来回走了两天, 终于病了, 也许这能够让自己清醒一点。

但是我的耐心真的是有限度的, 在看到她安排时间时,“那就这样吧”, 我感到了深深地绝望。 爱她, 愿意为她付出所有的, 但是请让我看到希望。 住在离她家离近的酒店, 地理上的无限接近, 却是心理上永恒的距离。

你在无情地浪费着我对你的爱, 消磨待尽。

以后我再也不会干这种蠢事,

那就这样吧。

It’s not perfect, it’s just an ending.

盘恒十几日, 只为见她一面。

有人问我:有何意义?

没有任何意义, 我只是想 在离开之前见她最后一面, 这只是一种执念。

是怕这一生再也见不到她, 只想把她的容颜最后刻画在脑海里。 或只是不甘心这样离开, 见过也许会少点遗憾吧。

我想我并不明白这两者的区别, 我只是想见到她, 那就够了。

不幸在截稿前她的电脑两次崩溃逼她不停地重写, 电话那头绝望语气和第一次听到从她嘴里出来的脏话, 让我很想冲到她面前, 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替她承受所有的不开心和压力。

可真的见到她时, 满脸的疲惫, 毫无生气的眼神, 急着赶回家赶稿。 我在怀疑我否太自私了 , 只为了自己想见她的冲动,毫无意义的冲动, 而担误了她的工作。

我希望她可以开心, 也希望我能够看到她的开心。 两者茅盾时, 我又该怎么办?自责还是忏悔。

后来,  当她再一次通宵达旦, 我所能想起的只有她那满脸的疲倦和无助, 绝没有笑容。

我从未走近她心里, 只是我终于走出了她的视界。

并非所有的ending都是完美的, 但是这种愧疚会伴随着我一生。
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