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能怪他

一直联系不上我“堂哥”, 也联系不上他的其他家人。  我爷爷奶奶那边的说法是三个多月没打回来了。  好不容易通过其它办法拿到我“伯伯”的新号码, 打通后叫我爸千万别和我爷爷奶奶说。 结果, 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回头就把这信息告诉我爷爷奶奶, 然后他们改口:最近都有联系的, 呵呵。

前天联系“伯伯”, 和他说我们去深圳, 叫人带我们去他儿子那里。 这货找各种借口,明显是串供过的来敷衍, 那么我只能和他说, 如果家里不能解决的话, 那么我只能把“堂哥”送进监狱。

既然这货帮他儿子隐藏的话, 那么只希望借助爷爷奶奶能够帮忙说句话。 于是让我爸去和他们说:我们是希望爷爷奶奶说一下,“伯伯”能够带我们找到我“堂哥”,家里的事情直接家里解决,不要弄到法律。

我爸答应的很好,于是他跑我爷爷奶奶家去了。 过了一会儿我妈不放心也去了, 结果她在进门时听到我爸说:这些事情我会瞒着他们的(指我们)。。。。 我奶奶说:我在电话里骂我“伯伯”, 我爸, 作为全程听到前天电话的,遇到这种恶人先告状, 居然什么都没反驳。

我反正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我欺骗我和我妈瞒着这些事情。 已经和他说的很明白, 希望能够找到“堂哥”, 如果一直联系不上只能送他进监狱。 这都是在计划上的事情, 是觉得我们会因为联系不上而放弃吗?

后来,我也去了爷爷奶奶家, 我妈和我说了这些, 我进去问我爸:叫你说的说了没有? 然后对我妈说: 那你说吧。

于是我妈只说了,叫我爷爷奶奶给“大伯”打个电话,让他带我们找我“堂哥”, 找到了他们自己两个人的事情。 就这样, 因为我奶奶厌恶的表情, 重复了两次。 于是,我奶奶就开始: 那我去死了算了。 呵呵

后来:她居然说的是怪我爸太勤劳,导致了这些存款。 嗯, 不怪他大孙子欺诈, 怪我们有钱。

她的小孙子已经在监狱里了, 大孙子也要被我送进去了。 虽然如此地偏颇, 但是真有生老病死, 我还真不能理她吗?

只可怜我爸,一次次地做事情不经大脑。 就算我妈偷了他的钱被骗,但是我总是站在尽可能要回钱的立场吧, 十足的猪队友。    本身损失了钱已经够可怜了,爷爷奶奶又如此不公平地对待他。 我能怎么办, 又不能骂他。

9

去年9月, 被一个贱人被骗了几千块钱

今年9月, 我妈偷我爸的钱借给我堂哥确认拿不回来了。

这半年来我不知道劝过她多少次, 也和他说, 她是不可能还给你, 要直接找我大伯。 

对我妈已经绝望, 让我生气的, 当今天有人把我堂哥在诈骗的传单贴到了乡政府。 我在想尽一切方法地想挽回损失, 我爸的态度实在让人心塞。

我和他说他的行为是偷, 他说不要用这个词

傍晚我妈回家,我逼问她, 钱还能不能拿回来, 他给我一个不知道什么的眼神。

我说让爷爷奶奶知道, 他反对。

我说不行只能走法院, 他反对。

一个贪婪, 一个懦弱。

晚上去了爷爷家, 我表明:不管我妈在外面借了多少, 那不关我的事, 我只代表我爸希望他们可以帮忙把我爸的钱交涉一下。  结果呢, 我奶奶说了两次早晚会还回来的, 然后尿遁了。

他妈的, 我爸每天都要跑下去请安的,结果她连金额什么也不问,就几句敷衍的话。 不奢求同情, 但是做为长辈的连公平都做不到, 那我还尊敬个屁。

人生就是悲剧。

2017

最后一天, 笔记本进水, 嗯, 这很2017。

拆机,受困于几个卡扣抱怨了设计的不合理, 把它扔一边, 就这样放弃。

时光飞逝, 我终变成了原来自己所不喜的人。 在抱怨着失败,却又同时在一次次半途而废。 诚然,外因,他人是因素, 但是我可曾静下来认真地思考自己的不足?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而我依旧自我感觉良好。

吾日三省吾身, 犹记得初中班主任说的这句话。但是我只做到了一年省一次, 次次在岁末。

太累

团队在做并没有比一个人玩轻松

我应该怎么让一个一直在工作的好员工有一种创业的感觉, 而不只是按步就班。

太累,这样坚持又是为了什么呢。

那就这样吧

从深圳飞到上海, 想给她惊喜, 想陪着她。

于是, 我得感恩她在百忙之中赏赐时间陪我去酒吧。

回来后我继续把自己灌得烂醉,宿醉, 直到早上, 头痛欲裂, 到现在。

No hope, 如此自我的一个女人, 知道我要来, 专门为她而来, 却只是不停地在安排自己的游玩, 约会。 只保持暧昧。我想这只能意味着她在行动说不愿意见我,  那我继续犯贱又有什么意思? 我她妈的谢谢你在百忙中之中见我一面吗?

顶着初冬的冷雨在街上来回走了两天, 终于病了, 也许这能够让自己清醒一点。

但是我的耐心真的是有限度的, 在看到她安排时间时,“那就这样吧”, 我感到了深深地绝望。 爱她, 愿意为她付出所有的, 但是请让我看到希望。 住在离她家离近的酒店, 地理上的无限接近, 却是心理上永恒的距离。

你在无情地浪费着我对你的爱, 消磨待尽。

以后我再也不会干这种蠢事,

那就这样吧。

It’s not perfect, it’s just an ending.

盘恒十几日, 只为见她一面。

有人问我:有何意义?

没有任何意义, 我只是想 在离开之前见她最后一面, 这只是一种执念。

是怕这一生再也见不到她, 只想把她的容颜最后刻画在脑海里。 或只是不甘心这样离开, 见过也许会少点遗憾吧。

我想我并不明白这两者的区别, 我只是想见到她, 那就够了。

不幸在截稿前她的电脑两次崩溃逼她不停地重写, 电话那头绝望语气和第一次听到从她嘴里出来的脏话, 让我很想冲到她面前, 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替她承受所有的不开心和压力。

可真的见到她时, 满脸的疲惫, 毫无生气的眼神, 急着赶回家赶稿。 我在怀疑我否太自私了 , 只为了自己想见她的冲动,毫无意义的冲动, 而担误了她的工作。

我希望她可以开心, 也希望我能够看到她的开心。 两者茅盾时, 我又该怎么办?自责还是忏悔。

后来,  当她再一次通宵达旦, 我所能想起的只有她那满脸的疲倦和无助, 绝没有笑容。

我从未走近她心里, 只是我终于走出了她的视界。

并非所有的ending都是完美的, 但是这种愧疚会伴随着我一生。
对不起。

路在何方

10年第一次离开杭州跑到上海, 记得出发前夜, 同事们跑到中河中路海吃海喝一顿, 再跑到西湖边, 尼康的卡片机只能留下shen人的光影, 远山近水, 牙齿眼睛。然后记忆消失在那个夜晚,那些歌。

一年之后, 离开, 去个更年青的城市寻找梦想。 失败, 死宅在家,代码, 游戏, 啤酒, 泡面, tui废了一年又一年。

不想就这样废掉一辈子, 于是当老姐叫我去工作时, 那就出发吧。

从油菜花遍野的江南山村, 一个背包,一张车票。  当场景切换水泥森林, 我知道我到了。

在之前, 做了一份swot分析,

积极工作, 消极工作以及不去。   绝大多数朋友给我的是积极工作和不去。

然后, 在和boss的第一次会谈之后, 我选择了消极工作。  那是一种直觉,只是让我感觉面前的这个人并不是可以信赖的对象。

于是, 消极工作是我的选择。  我只要做得比别人好一点就行了, 这货不值得我去拼命,   工作并未看到前景, 而在可预计的几年内我还可以敲代码维挂生计。 而最后的结局是否也证明了主观意念最终会左右局势发展。

春未, 落樱氛飞, 每天下车后捧着早餐在间行走。 终于感觉自己活的像正常人了, 有份工作, 早9晚5, 也曾chongjing过就此安定, 计划着半年后买车, etc. etc.  却始终感觉缺失了点什么东西。 而这点, 直到前几天有个朋友半夜打了一个多小时电话, 最终删掉微信后才知道: 至始至终, 我只是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 没有目标。  是的, 并不是因为乐爱, 甚至并不是为了工资而去选择工作的,只是原来的生活方式我要改变, 所以我才选择了去工作, 在内心中, 我至始至终都不认为自己能够坚持。  于是, 在旅馆里面一个住了一个多月, 直到我姐一直烦着把我耳朵磨出茧了, 我才开始去租房。

作为一个始终不知道 自己想要的人, 我在工作之始却确立了几个目标, 接触社会,少碰电脑。

接触社会:  作为一个人情商极低的孩子, 我始终无法参透老姐口中说的办公室斗争。 但是感觉同的关系也y不那样吧, 至始至终没感觉到被利用的场景, 好悲衷。

少碰电脑: 要知道这东西有个高上大的名字叫工作啊, 而且这不是it公司。 所以我幻想着少碰电脑啊少碰电脑, 我要运动, 我要体力活!    可是作为我亲爱的老姐, 她居然让步老板把公司网站的改版交给我, 我真想确认三次。 这是工作吗?这是吗, 这是吗?   我是来工作的, 不是来敲代码的!!! 她的出发点是好的, 拿点东西镇场。 可是我需要镇场吗, 我那么胖, 往哪一站都是镇场。     任何事情都是有比较, 当白天的大好时光敲8个小时还比不上晚上敲2个小时时, 我不镇定了, 爱谁谁去, 要我干敲代码的事, 我就偷懒。

做公司网站始终不是正事, 更多的活在于所谓的工程师二字。 据说有两个方向, 摊开了讲一个是打印工人, 一个是不需要设计的设计师。   打印工人多好啊, 不用碰电脑, 都是体力活动, 过上两个月, 我一身的肥肉可以变成肌肉, 身价那是蹭蹭地往上涨啊。 于是我守在打印机房学习去了。  打印机的学名是叫uv打印机。   好学如我马上维基, 妈蛋, 这货是紫色线的英文, 怎么感觉皮肤这几天黑了好多, 白白胖胖还可以接受, 要是黑胖, 那画面太美我不敢想象。 墨水, 怎么这么臭, 我快晕了, 肯定会致癌吧。   赶紧地,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老婆还没找呢, 怎么能出师未捷身先死。    也许是我姐太想我干好, 我直接说这货对身体有害我不干后, 她居然不同意, 重复了无数次, 就差找出相关论文了。 这是全场唯一对她不满的地方, 钱, 时间的都无所谓, 关系身家性命居然也如此莫视。  也仅此而已。

持有为祖国再工作50年的激情, 我开始玩设计去了。  不用设计的设计师,两个技能就可 以秒杀天下了, 对色和抠图。   我的美好幻想又一次破灭了, 那么多构图的, 调色的, 修图的书白买了。 看着他们我只能在心中默念:一顿小龙虾, 两顿小龙虾。   于是, 场景如此: 技术主管和其实人只是把图抠出来, 加加背景什么的, 打印。 我在尝试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各种东西, 看着它们有些因为自己设计原因, 有些因为打印机性能而报废, 最后还得赶紧随便抠点图出来交差。    这里又可以回到与人接触的问题了, 当我在尝试着各种想法的时候, 旁边的技术主管一直会在旁边烦着, 这样不行, 那样不可能打出来的。 我选择了沉默以对, 没有任何沟通, 然后继续干自己的活。 我Y是来练气功的, 不是来学习与人接触的吗?!   好后悔, 当东西打出来时我应该狠狠地打他脸的, 这么好的机会我居然没有珍惜。

继续扯与人接触的。 这家公司有个奇疤的现象, 当boss走进来时, 所有的人都会扔下手上的活围在他旁边。 这时候boss要是弄个和腊肉一样的发型该有多符合场景, 我还是坚持相信虽然我姐也是这样做的, 这绝不是她的本意, 因为她是小秘啊, 工作职责所在,肯定是的。   这种时候看着旁边一圈空的位置好有孤独感, 我只能对自己说, 我只是不关于交际, 绝不是为了显示与众不同。  另一个问题是: 好像我接触过成功的老板都是和状况型的, 即使是伪君子型, 是因为这种人容易成功呢, 还是非这种人人家根本不xie于理踩我。

说起来, 这种混吃的等死的日子真的很适合养老。 可是我还没30啊(还有好几天呢), 更何况没有老婆, 又没有老婆本。 于是, 上进青年白天上班, 晚饭上接客, 每天3点睡觉, 8:30起床的作息终于让我崩溃了。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