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运用的泪腺

生意失败, 遭人鄙视, 我都无视, 我很顽强。

但是我还是哭了, 因为母亲非要整理家中我的柜子,

残暴地践踏我的隐私, 却为了顾及亲情而不愿粗口相对。

丢弃很多在她看来没有用途的东西, 却承载了我点滴的过去。

每一张纸片, 物件被丢弃在地上, 是一段段故事被砸碎在心中。

我,一无所有,唯一可拥有的只有关于过去回忆。幸或不幸, 终究无力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