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夜, kfc, 满满的全是人。 西装革履的传销客, 俯桌而眠的美女。 只是为何传销者是衣装革履, 夜不归的美女确却是衣着简朴。 这世界有太多的不懂。 窗外寥寥的车子拖着红色的尾灯, 俞行俞远, 也拖走了时光。 沐浴在温暖的灯光里, 回邮件, 敲键盘, 开始想念那张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