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视野

工作:

处理了几个业务单子,希望能成,这样的话我就可以马上跃过这次经济危机了,努力!

经济是否复苏?

说到经济危机,不得不上升到国家层面,在一季度gdp公布后,上证微跌百分之一左右,是投资者原来对市场看法过高的自然回调,还是一种信心不足的体现,当然中国市场不比美国,以前做day trader时,一个房屋开工率都可以带来市场的一系列波动,而至于升息降息,cpi,gdp这些重量级的数据则更是直接影响指数的走向。首次申请失业救济指数,反映的是每周有多少美国人新申请了失业救济,它每周四由劳工部(Labor Department)发布。在预测经济衰退的起止时间上历来十分准确,上周公布的数据显示该数据三个月来首次下降,是否意味着经济的复苏?只是在二战以后最严重的这次经济衰退中,很多指标都已经严重偏离,首次失业救济指数显示的还有效吗?但是至少道琼斯的指数近期走得很稳健。看能不能在这四个月的高点位置稳住了。

上证道琼斯一年走势
上证道琼斯一年走势对比

这张截图上的红色为道琼斯指数,蓝色区块为上证。不知道不觉已经涨了这么多了,当然语不惊人死不休 的咸郎平郎咸平说是因为经济环境恶化,大家有钱没地方花只能投股市,详见这篇文章: 郎咸平:中国股市回暖有隐情 切勿盲目乐观。

愤青的话:

我关心不是这个,我关心的是屁鼓决定脑袋的那些家伙在拿出四万亿,N万亿的方案,作出伟大的政绩,为世界和谐发展作出贡献之后,谁来买单,怎么买单的问题?前面这个问题不用回答了,后面这个问题么:解决方案好像也就多印钞票、通货彭胀、增加税收、发行国债,得,我不高尚都不行了,还是得替世界人民作贡献。只是还有第三个问题,为了这些经济刺激方案,我们得为此买单几年,之后多少年的社会福利将会为此强行剥削,我不是所谓专家,我不知道,但是与其享受漫长的痉我宁可选择长痛不如短痛。

综上所诉,本质上我不认同国家的经济刺激方案。当然现在还不能拿出一个理性的思路,更多地依据是建立在:

1:刺激方案的成本上面

2:刺激方案的受益者(美国人和其它蛮族)与买单者(作为中国人之一的我)之间的不对称的关系。

PS:

上次同学聚会时某个孩子说几个月后回转,当时我的意见是和他相左的,是否太相信经济指标了?要知道指标总是滞后的。当然仅仅是一些怀疑,整体心态还是看空市场(不改变这种脾气在这市场上是混不下去的)。


它的名字叫天堂

这两天,总有一种漂着的感觉,不停地走,不停留。

或许我现在的精神状态也是如此吧。

看到有人在QQ签名上写着:生活充实了,就会淡忘了。。。

忘却本该是个过程,不再去想,不再去尝试忘却

周四,刘清沂陪她的露露来杭州,老子去接。只是这帅哥美女在一起,让我这张脸往哪放。吃了顿饭,虽然超出预算50%,但让刘清沂寄我的目的达到就可以。

在西湖边转着,就转到留下去了,N年前我坐首班车跑过来考证券从业的地儿,然后就是经典送女孩上楼了,只是我这亮度,有点儿炫。

两个大男人开房去了,此处省略八万字,大家发挥想象力。。。。

周五早上六点出来去找公交车回去上班,在路上看到那轮初生的红日,想到一年前的这个时候,在做day trader,每天早上六点钟从公司出来,跳上那首班车就朝着那轮红日的方向—-回家,不耀眼,但给人很温暖的感觉。

从留下到转塘,从六点二十二到七点十一,不幸而是514是7:30从延安路出发。挂着耳机,听着歌,上着QQ,一个小时十分钟的时间,快八点终于到公司了,早煅炼,足足十千米,人老了,想当年还能跑下个三千米。

下午五点,回市区找刘B,太久没在市区挤车了,有些儿不习惯,不过有美女可以看还是值得的。还是决定回留下,这Y的刘B痴心不改,我就陪着受罪吧。

或许刘B的感情不能称之为爱情,在我看来,他更多地是把他的过去,他的痛苦揉化成一个具体形象–他嘴中的小露露。。。

明天,茹茹,深呼吸。。。

能怎么样,爱个人更多地意味着责任,凭现在的我能负担得起这份爱,这责任吗。这点儿我倒是有点羡慕刘B那不着边际的爱情。还是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奋斗几年了,保持在路上的状态。或许应该早点离开这个城市–它的名字叫天堂。

工作一年了

2008年3月17日是我第一天开始正式的工作——day trader,在五月二十来号的时候为了写毕业论文而离开,前后总共两个来月。后来,在八月十八号时在财通做了一段时间的证券经纪人,却因一些原因在十二月份离开,再后来就在了现在这里做着网页。最大的遗憾是回首这一年,我却什么都没有学到。是该有个好好的规划关于我的未来了。